【測試數據】教育關注:本科生闖科研叢林,如何走出尷尬

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12-17

                    我第一次進課題組,聽組會,就跟劉姥姥進大觀園一樣?!北本┮凰咝5拇笕龑W生張萌(化名)說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像張萌一樣,本科生參與科研,加入課題組,走進實驗室,正變得越來越普遍。20189月,教育部發布的《教育部關于加快建設高水平本科教育全面提高人才培養能力的意見》指出,推動國家級、省部級科研基地向本科生開放,為本科生參與科研創造條件,推動學生早進課題、早進實驗室、早進團隊,將最新科研成果及時轉化為教育教學內容,以高水平科學研究支撐高質量本科人才培養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這一背景下,勇闖科研叢林的本科生越來越多。盡管初衷積極、動力充足,但真正走入科研叢林之后,不少本科生有些迷茫,一些帶本科生做科研的導師也心存困惑。到底本科生應該如何做科研,大家似乎都在摸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科生做科研應解決三大問題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科生做科研應該如何定位?這是學生和導師首先要回答的問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科研的定義是什么?”在北京讀大三的學生殷碩(化名)給自己設問:“首先你得搞明白,做科研、跟組會和打雜有沒有區別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殷碩大二就“幸運地”進入了一個代謝組學方向的課題組,他理解,“做科研”一般是指自己手里有課題或者正在申報課題,以目的為導向去和導師聯系;“跟組會”是學習課題組現在的研究方向,接觸學界前端知識;那些文獻整理、養小白鼠、刷試管的工作則是“打雜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他所在學校實行本科生導師制,“推動本科生進實驗室是大勢所趨”。殷碩觀察,做原創性研究工作的本科生少之又少,僅僅跟組會和純打雜的則大有人在,不過在他看來,所謂“打雜”和所謂的“做科研”其實是分不開的,“這是個過程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但還有一些“打雜”的本科生對現狀不太滿意。在河南一所高校讀基礎醫學專業的李競奕(化名)說:“進實驗室就是幫導師采標本,‘水’了一個學期,啥都不讓干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實,一些導師在面對“做科研”的本科生時也有點不知所措?!拔医洺7此嘉液蛯W生之間的合作模式?!睆V州大學工商管理學院副教授皮圣雷覺得,本科生做科研必須先解決三大問題,否則他們在課題組里的處境就會略顯尷尬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首先,本科生大多“不確定今后的路要怎么走”。皮圣雷認為,由于無法在本科階段準確地判斷出學生以后是否準備做學術,所以從教學方法和態度上都不太好把握,“如果以后他不做學術,按照要求研究生一樣去培養他,就可能讓他誤入歧途,而且拴著人家幫你‘打工’,也不厚道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本科生的邏輯思維能力通常不夠強?!皫П究粕隹蒲谢旧暇褪菐е粋€‘菜鳥’打副本練級的過程,不能期待他能獨立完成任務,應該是導師把任務分解成一個一個簡單的環節,并制定清晰明確的操作指引,以及說明導師想要的效果,這樣他才可能按照你的要求和指引一步一步完成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本科生的學術理論體系不健全,知識儲備不足,缺乏理解力和獨立思考的能力,這其中有些能力可能需要基礎教育來補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由于以上原因,皮圣雷總結,帶本科生做科研需要有“心理準備”,導師的“無奈”之處也需要被體諒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科生到底應該在課題組中承擔什么樣的任務,充當什么樣的角色?導師該如何幫助本科生找準定位?本科生如何將自己的一腔熱血轉化成存在感和成就感?這是大家目前都在探索的議題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自拍AV影片